半年前阿里就跟这事情杠上了,结果令人震撼

2018-07-13 11:48 来源:网络整理

真正的解决贫困问题,需要在贫困区域与人群中形成一种适应市场运作的生态,这种生态是外部的青山绿水自然生态、接轨市场的技术生态,更是在市场活动中创造财富的经济生态。

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|江成

马老师的段子,先复习一下。

盖茨和巴菲特到处劝人裸捐,一路劝到中国,遇到马老师。马老师问巴菲特当年的年龄多大,巴菲特回答80岁了,马云就说,我80岁也会捐出所有个人财产。盖茨和巴菲特的裸捐招募组合从此熄火,马氏太极完胜。

2017年12月1日,马云在阿里巴巴脱贫基金启动发布会上

如果优秀的企业家真诚地希望改善贫困者的处境,那么直接捐款是比较缺乏想象力的路径。当一个企业家只会掏钱做慈善,他可能已经放弃了深刻改变世界的雄心与能力。

捐款仅仅是一种财富的再分配。设若如此,把马老师全部家当分给全球极端贫困人口8亿人,连杯水车薪也谈不上。就算平摊到中国4000万贫困人口头上,那也只是杯水车薪。就算有一打裸捐的马云又如何呢?

贫困之所以成为世界级的难题,答案肯定不会那么简单。

1

一个优秀的企业家最大的能力不在于获得财富,而在于创造财富的能力。创造财富,需要对市场的敏锐判断、对资源的合理运用、对风险的耐受等等一系列品质,以及一点点运气。而创造财富的能力,才能改变贫困人群命运。

2017年12月1日,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宣布,正式启动阿里巴巴脱贫基金,未来5年将投入100亿元参与脱贫攻坚。马云表示,脱贫将成为阿里新的战略业务,并承诺每半年向社会公布脱贫工作。

2018年7月10日,阿里巴巴举行脱贫基金半年度交流会

100亿资金的体量可谓大手笔,但是这还不足以体现阿里巴巴脱贫战略的雄心与想象力。财富脱离了市场机制,其社会功能的发挥总是有限。但是阿里巴巴脱贫战略的定位完全不同。

2018年7月10日,阿里巴巴发布首份脱贫成绩单。从阿里脱贫基金半年运作的轨迹与业绩来看,基金的背后有整个阿里巴巴集团的资源支撑,脱贫攻坚上升到集团的战略层面,自是出手不凡。

阿里巴巴脱贫基金提交的半年度数据颇为震撼:

260亿销售额——2018年上半年,国家级贫困县在阿里巴巴平台网络销售额超过260亿元。其中,53个贫困县网络销售额超过1亿元。

701款商品——“兴农扶贫”频道覆盖8个省141个县,包含51个贫困县,接入商品701款。

380亿贷款——自阿里巴巴脱贫基金启动以来,截至2018年6月,网商银行向贫困县100余万用户提供贷款超过380亿元。

117.8万保险受益家庭——截至2018年6月,117.8万建档立卡贫困户从“顶梁柱健康扶贫公益保险项目”获得健康保险保障。该项目获得公益捐款超过7500万元,其中,超过6800万元来自网络用户通过阿里巴巴、蚂蚁金服公益平台捐款。

1000名员工投入——2018年上半年,阿里巴巴超过1000名员工投入脱贫业务,实地走访贫困县超100个。

75岁奶奶吴仕芬也加入了织布创富队伍

重要的不仅是优异的业绩,还有高度市场化的数据构成。大企业搞独立的公益基金不稀奇,但是公益基金这样紧密结合企业业务的并不多见。销售额、商品、贷款、保险、员工取代了救助、支援、捐赠,着实让人眼前一亮。

从中可以看到,阿里巴巴集团为贫困地区、贫困人群打开了走进市场的商品渠道与产业路径,提供了金融资源进入脱贫领域最为稀缺的信用支持。由此,充分地体现了阿里脱贫的两大理念:“授人以渔”与“撬动效应”。

2

“输血型”扶贫屡屡受挫后,“授人以渔”成为解决贫困问题路径选择的社会共识。但是,依靠公益力量实现这一理念何其难哉?

公益行动往往造成“资本输血”的尴尬——主观意识上是导入资本、开发资源的正确方向,但是遭受市场反应冷遇难以为继。这是因为,缺乏企业支撑、市场导向的资本输入,在捕捉市场信息时往往一厢情愿。

贫困的深度等于与市场的距离,不解决这个距离问题,无论是财富再分配的输血还是盲目的资本导入,都无济于事。最终的结果可能比“输血”更糟糕——不增值、无效益的资产不是“渔”甚至不是“鱼”,而是累赘。

而阿里脱贫基金五大重点项目之一的“电商脱贫”,恰恰是集团的业务强项,运作起来驾轻就熟。

网红爆款巴楚留香瓜

以国家级深度贫困县巴楚县的巴楚留香瓜走出新疆、销往全国为例,不是靠公益事业常见的悲情营销,而是按照产品开发的模式定标准、塑品牌、规模化,扎实推进现代定单农业建设,这样的脱贫才是可持续的产业导入、资本积累。

“授人以渔”可以迅速激发经济活力,“撬动效应”则能放大规模,形成更有效的资源配置。

版权声明: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